當前位置:黃埔網 > 歷史縱橫 > 歷史故事 > 唐太宗篡史是真的假的?李世民的史官改革掩耳盜鈴!

唐太宗篡史是真的假的?李世民的史官改革掩耳盜鈴!

來源:黃埔網 時間:2019-06-18 17:14 編輯:dy

唐太宗篡史是真的假的?李世民的“史官改革”掩耳盜鈴!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。

齊國大夫崔杼弒殺了齊莊公,齊國負責記錄歷史的太史堅持秉筆直書,崔杼一氣之下殺死了太史兄弟三人,但老四仍然“前仆后繼”,不改初衷,弄得崔杼沒辦法,只得認命。

唐太宗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皇帝之一,同時也是最有爭議的皇帝之一。一方面,他在滅隋的戰爭中功勞卓越,稱帝后開創了路不拾遺、夜不閉戶的“貞觀之治”,但另一方面,他又是個血腥的殺手,發動“玄武門兵變”殺死的自己的親大哥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;更過分的是,他為了防止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后代報復,將二人的子孫全部殺死,一改慈善、大度形象。李淵將李世民立為太子,是在血腥中被迫做出的決定,并且不久就“禪讓”給他。但在許多史書中,卻將李世民的這一血腥宮廷政變寫成李世民是“無奈之舉”,讓人不得不懷疑,李世民篡改了國史。

image.png

唐太宗李世民

許多事實證明,唐太宗確實篡改了國史。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,千古一帝李世民,成為這一名言的始作俑者。

溫大雅給李世民“曝了光”

在李世民稱帝之前,中國的史官具有無可比擬的“獨立性”,文天祥的《正氣歌》里曾經有兩句是專門稱贊史官的,“在齊太史簡,在晉董狐筆”。齊國大夫崔杼弒殺了齊莊公,齊國負責記錄歷史的太史堅持秉筆直說,崔杼一氣之下殺死了太史兄弟三人,但老四仍然“前仆后繼”,不改初衷,弄得崔杼沒辦法,只得認命;晉國的史官董狐也是這樣,趙穿、趙盾兄弟弒殺了晉靈公,董狐不顧趙盾的解釋,照樣秉筆直書。唐太宗稱帝后,曾經問過負責寫皇帝起居注的褚遂良,褚遂良向他解釋:“設立起居郎的職務,如同古代的史官,善行惡行都要記錄在案,以督促皇帝不犯錯”。唐太宗要求看看史官怎么寫的,褚遂良說:我從未聽說皇帝本人要看這些內容的。”,唐太宗追問“如果我有不好的言論、行為,你也要記下來嗎?”,褚遂良表示了肯定:這是我的職責所在,您的一言一行,我都要記下來。

史官的“獨立性”讓唐太宗害了怕,他最怕留下“千古罵名”,因此改革了史官制度。我們看到了《舊唐書》、《新唐書》以及宋代的《資治通鑒》,都記載著李世民的英明神武,多褒義之詞,甚至將“玄武門之變”也美化成了李世民的無奈之舉,好象李建成、李元吉及其子孫后代都該死,李淵早該禪位。但紙包不住火,在李世民稱帝前,親自參加過反隋起義的溫大雅曾經寫過一本《大唐創業起居注》,記錄了李淵、李世民反隋的真實歷史。溫大雅的父親是北齊文林館學士,溫大雅本人是隋朝的東宮學士、長安縣尉,后成為李淵大將軍府記室參軍,他所寫的《大唐創業起居注》基本上是隨軍日記,具有真實性。

image.png

唐太宗李世民

在這本書里,李淵才是大唐創業的主要謀劃者及實施者,而李世民充其量是一名優秀的配角。溫大雅的這本書,給李世民的光輝形象曝了光。我們可以想象,如果做為主帥的李淵那么無能,作為太子的李建成及一方將軍的李元吉那么廢物,僅靠李世民一己之力,怎么會打下唐朝的萬里江山。

李世民的政績與內疚有關

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稱帝后,確實開創的“貞觀之治”的大好局面,李世民善于納諫,尤其善待李建成原來的僚屬魏征,稱他為一面“人鏡”。“以銅為鏡,可以正衣冠;以史為鏡,可以知興替;以人為鏡,可以明是非”的名言就來自于這一對君臣。但李世民并不是一個天然的善于納諫者,筆者認為:李世民確實想成為一代明君,以此證明他上臺后的國家治理,比李建成、李元吉強得多。他要用強大的政績,得到人們對他殺兄滅弟、逼父禪位行為的原諒。李世民確實做到了,但他的政績有一個重大原因緣于“內疚”,他是在彌補過錯。

image.png

玄武門之變

李世民在晚年曾經著《帝范》一書教戒太子李治,這是他真實心情的流露。他對太子李治說:“你應當以古代的圣哲賢王為師,像我這樣,是絕對不能效法的。……我自從登基以來,所犯過失是很多的”。李世民雖然沒有跟太子提他發動“玄武門之變”的事,但可以想象,這是他心中永遠的痛。他不讓太子效法英明神武的他,從一個側面可以解釋他內心矛盾的心理。人貴有自知之明,李世民雄才大略,怎么會不知道自己的短板呢?

李世民的“史官改革”掩耳盜鈴

李世民為了不給后人留下千古罵名,可謂是煞費苦心。他用權力強行親看史官寫的史書,并對史官寫的史書提出“合理化建議”,讓其按他的意圖修改。金口御言,誰敢不聽呢?為了從制度上參與史官編寫史書,李世民剝奪了史官獨立寫史的權力,下令在中書省特置秘書內省,負責修撰前朝史書。為了更加放心,李世民甚至下令將史館移入禁中,在他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修史,并由宰相監修。

image.png

司馬遷

經過李世民的改革,史館成為他直接控制的門下省常設機構,寫史成了“寫作業”,哪個不聽,哪敢不從?而且,李世民經常親自監督,視察史官們的工作情況,于是史官長達千年的獨立性被李世民一朝破壞。李世民之后,我們很難再看到真實的歷史。現在我們看到的,只是勝利者書寫的歷史,是非黑白,只能從字里行間,靠我們自己的智慧分析,得出最接近于事實的結論。

在李世民之前,就連把太史令司馬遷閹割的漢武帝都沒有干涉司馬遷的寫史自由,所以我們看到的史記是接近于真實的歷史。唐太宗以后,我們看到的歷史,則水分很多,對于皇帝,為尊者諱,偽造了許多情節,編造了許多理由。在皇帝監督下修史,只能是偽史。在這一方面,明君李世民在歷史上犯的這個大錯,直到現在還影響著修史的史學家們。

    資訊聚合

    熱點推薦

    重點要聞

    關于我們|廣告服務|誠聘英才|聯系我們|友情鏈接|免責申明||網站地圖
    Powered by huangpucn.com 版權所有 蘇ICP備13052634號-14 廣告QQ:673538875

    排球比分显示器简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