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黃埔網 > 歷史縱橫 > 歷史故事 > 晚清官員伊里布的官場體會 人生在世,或由福而禍

晚清官員伊里布的官場體會 人生在世,或由福而禍

來源:未知 時間:2018-12-10 09:47 編輯:yangmin

作為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一一中英《南京條約》的簽訂者之一,伊里布也一直為世人所睡罵,但這位曾任兩江總督的朝廷大員,其人品也未必大壞

伊里布,字莘農,滿洲鑲黃旗人,生于乾隆三十七年(1772年),自幼勤敏好學,29 歲中進士(嘉慶六年,1801年),這在過慣了優越生活的旗人中并不多見.科場之外,伊里布曾歷任通判、知府、知州、按祭使、布政使,最后做到陜西、山東、云南三省巡撫,兩江總督這樣的封疆大吏.其仕途看似穩扎穩打,一步一個臺階,但在起步階段,卻險些載了大跟頭。

(嘯亭續錄) 中說,伊里布做云南通判時(通判為知府佐官,正大品),當地苗民起義被鎮壓,武將們為貪功將一些無辜老百姓也抓了進來。總督伯麟命伊里布前去審訊。伊里布了解真相后,即將無享之人全都釋放。驕橫的武將們得知后大為惱怒。通跑到伯麟那里大告其狀,伯麟聽信一面之詞,于是將伊里布召來發狠地訓斥一番,令總督大人沒有想到的是,伊里布竟然當面頂撞:“下官取位呈低,但也深知為人做官的本分。那些無辜之人均有父母子女,何況下言所釋均為無辜之人,如果那些人再有反叛,下官愿以項上人頭作為擔保,要殺要剮。唯命是從。若是以殺害無享之人作為升言之途。就算提拔做督撫,也非下言所能為也。”伯麟聽后頗為震動,待其走后連嘆:“奇男子,真奇男子也!“

伊里布最讓人感觸的還不是以上“一正一反”的形象反差。而是伊里布在清人筆記《管仙外史》中與某客人談起的這段往事,開篇。伊里布美感概地說:“人生在世,或由福而禍,或由禍而福,皆有定數,無法預料。想當年,我坐在云南撫軍面門外西偏房的胡床(一種可以新量的輕受坐具) 苦等接見。只能默數方磚作為排遣-這滋味可真不好受”

image.png

客問其故。伊里布說:“我當時做云南通判,因被彈劾而去官,窮得沒辦,想去求撫軍批準撥點盤纏.外面站崗人見我沒錢通融,又是新被廢的官員,不肯前去通報,我懇求再三,他們才答應,“我在西偏房里,看見大小官吏們們排好隊,隨后又聽站崗的人分別傳令誰誰進。 接著又出來了; 府廳官員進去了,接著又出來了,

去。縣官員也進去了,當時看到司道官員進去了,又出來了: 武將們也進去了,出來了。眼見等待接見的人越來站少,我想應該到我了,不想這時突然聽見始崗的人大聲道:“撫軍大人有令,今日接見諸人辦理公事,時間已到,大人非常疲憊,沒接見的人今天且退下,明日再來!,

“我一聽傻了眼,只好自己走回去。第二天,我又眼巴巴地趕來求見。然而,我往返三日,都沒見上撫軍大人,每次都是如此。

“在這幾天里,我在撫軍衙廣]外的西偏房里,坐在一張胡床上屏息枯坐,一無所事。窮極無聊之下,我仰頭默數這屋里從東到西有幾根椽木,數完了椽木后又數椽上的方磚又有幾塊,反反復復,最后數得是一清二楚,到現在都還記得。最后,我還是沒見著撫軍大人。云南離京師萬里之遙,我當時又沒有足夠的盤纏,無奈之下,只好讓我的妻子兒女暫留云南,我孤身一人先回京城,到向親友們借點錢,再想想其他辦祛。

“沒想到我回到京城,親友們聽說我已被罷官,路上見了我一個個都遠遠地繞著道走,生怕被我看見,當時也沒有一個人來問我的狀況如何。所幸當時朝廷規定,旗人因公去官的,可以請求覲見皇上。一個原來的下屬跟我說:‘你現在都困窘成這樣子了,不如送點錢給那些值守的人,看他們會不會幫你安排,指不定皇上還真就見你了,到時你的事情或許還有轉圈的余地。’

“我當時心想,反正已是山窮水盡,干脆就孤注一擲吧。于是我狠心,把我當時剩余的一點錢全拿出來送給值守的人,這才得以上奏。也算我的運氣好,當時皇上正好掛念云南之事,見我從云南來,便特意召見了我,詢問那邊的情況。“我得此機會,把云南的情況還有我自己的情況都如實匯報,皇上聽后,覺得我說的不錯官復原職。仍回云南辦事。親友們聽說我復官了,陸續有人向我大慶賀.正要出京赴任又越級提拔我為知府.消息一出,向我慶賀的人多得不了.有建言獻策的,有使贈物品的,還有送錢的,一個個還生怕我不收。

我到云南與妻子兒女重逢后,感覺恍如夢中,不敢相信這" 都是真的。到家的第二天,我前去見撫軍大人,站崗的還是那幾位,但這次卻大不相間,這些人見我后趕緊起身,個個臉上堆著笑臉來招呼院。進去通服,不久不便傳命,‘請! 我進去后、撫車大人和順悅色,極力慶賀,他見我還穿著監司的表服,便驚訝: “你大概還不知道吧? 昨天皇上有令,特命你做云南按察使,你怎能還穿監司衣服,撫車大人掉頭呵斥左右:‘還愣著干嗎,趕緊去把大人的衣服拿來!于是我就在撫面門把衣服換上了. “隨后的日子里,我可謂春風得意, 一路高升,不到兩年,我便由按察使轉為布布政使、隨后為云南巡撫。我受命巡撫的地方,正好在撫軍衙門的那間西偏房,正當我九拜謝恩時,忽然抬頭看見兩偏房屋頂的檬木,歷歷在目,想起了當年曾在這里苦等3 天、想見撫軍大人面而不可得的情景 “隨后我升堂辦事,手下人通報說。云南大小官吏都來向我投賀,現在屋外等待要見,于是我按次序一一接見。就跟我當年我看到的樣。司道也進,司道也出府廳也進,府廳也出。州縣也進,州縣也出所謂‘此一時,彼一時也’,真是感到人生如夢,令人感慨萬千。

    資訊聚合

    熱點推薦

    重點要聞

    關于我們|廣告服務|誠聘英才|聯系我們|友情鏈接|免責申明||網站地圖
    Powered by huangpucn.com 版權所有 蘇ICP備13052634號-14 廣告QQ:673538875

    排球比分显示器简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