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黃埔網 > 歷史縱橫 > 歷史故事 > 有關于哈麻傳記有哪些 元末權臣哈麻簡介

有關于哈麻傳記有哪些 元末權臣哈麻簡介

來源:未知 時間:2018-12-03 10:26 編輯:yangmin

哈麻(?-1356) 元末權臣,康里人。字士廉。其母為寧宗乳母,故入為宿衛。因受順帝寵信,累官為殿中侍御史,禮部尚書。至正初,脫脫為相,也先帖木耳為御史大夫,他趨附之,脫脫與太平、別爾怯不花等有隙,他支持脫脫,脫脫復相,他拜中書添設右丞。未幾,又與脫脫不合,陰進西蕃僧以運氣術向順帝獻媚,號“演揲兒法”(“大喜樂”之意)。其妹婿禿魯帖木耳亦進秘法,于是順帝日從事其法,廣取女婦,君臣宣淫,丑惡不堪。1354年(至正十四年)脫脫領兵鎮壓高郵張士誠,他以“勞師費財”之罪劾之。脫脫也先帖木耳皆被貶死。十五年,拜中書左丞相,其弟雪雪拜御史大夫。十六年,欲逐走其妹婿禿魯帖木耳,反被禿魯帖木耳先發制人,訴于順帝,與弟雪雪同時被杖死。

image.png

​初,別兒怯不花與太平、韓嘉納、禿滿迭兒等十人結為兄弟,情好甚密。及別兒怯不花既罷,九年,太平為左丞相,韓嘉納為御史大夫,乃謀黜哈麻,諷監察御史斡勒海壽,列其罪惡劾奏之:其小罪,則受宣讓王等駝馬諸物;其大者,則設帳房于御幄之后,無君臣之分。又,恃以提調寧徽寺為名,出入脫忽思皇后宮闈無間,犯分之罪尤大。寧徽寺者,掌脫忽思皇后錢糧,而脫忽思皇后,帝庶母也。哈麻知御史有所言,先已于帝前析其非罪,事皆太平、韓嘉納所摭拾。及韓嘉納以御史所言奏,帝大怒,斥弗納。明日,章再上,帝不得已,僅奪哈麻、雪雪官職,居之草地。而斡勒海壽為陜西廉訪副使,于是太平罷為翰林學士承旨,韓嘉納罷為宣政使,尋出為江浙行省平章政事。有頃,脫忽思皇后泣訴帝,謂御史所劾哈麻事為侵己,帝益怒,乃詔奪海壽官,屏歸田里,禁錮之。已而脫脫復為丞相,也先帖木兒復為御史大夫,而謫太平居陜西,而加韓嘉納以贓罪,杖流奴兒干以死。別兒怯不花既罷,猶出居般陽,而禿滿迭兒自中書右丞出為四川右丞,亦誣以罪,追至中道殺之。已而哈麻復見召用,而脫脫兄弟尤德之。

十二年八月,哈麻拜中書添設右丞。明年正月,正除右丞。時脫脫方信任汝中柏,由郎中為參議中書,自平章政事以下,見其議事,皆唯唯而已。獨哈麻性剛決,與之論,數不合,汝中柏因譖哈麻于脫脫。八月,出哈麻為宣政院使,又位居第三,哈麻由是深銜脫脫。

初,哈麻嘗陰進西天僧以運氣術媚帝,帝習為之,號演揲兒法。演揲兒,華言大喜樂也。哈麻之妹婿集賢學士禿魯帖木兒,故有寵于帝,與老的沙、八郎、答剌馬吉的、波迪哇兒祃等十人,俱號倚納。禿魯帖木兒性奸狡,帝愛之,言聽計從,亦薦西蕃僧伽璘真于帝。其僧善秘密法,謂帝曰:“陛下雖尊居萬乘,富有四海,不過保有見世而已。人生能幾何,當受此秘密大喜樂禪定。”帝又習之,其法亦名雙修法。曰演揲兒,曰秘密,皆房中術也。帝乃詔以西天僧為司徒,西蕃僧為大元國師。其徒皆取良家女,或四人、或三人奉之,謂之供養。于是帝日從事于其法,廣取女婦,惟淫戲是樂。又選采女為十六天魔舞。八郎者,帝諸弟,與其所謂倚納者,皆在帝前相與褻狎,甚至男女裸處,號所處室曰皆即兀該,華言事事無礙也。君臣宣淫,而群僧出入禁中,無所禁止,丑聲穢行,著聞于外,雖市井之人,亦惡聞之。皇太子年日以長,尤深疾禿魯帖木兒等所為,欲去之未能也。

十四年秋,脫脫領大軍討高郵,哈麻乘間遂復入中書為平章政事。脫脫之出師也,以汝中柏為治書侍御史,俾輔也先帖木兒。汝中柏累言哈麻必當屏斥,不然必為后患,而也先帖木兒不從。哈麻知之,恐終不自保,因訴于皇后奇氏曰:“皇太子既立,而冊寶及郊廟之禮不行者,脫脫兄弟之意也。”皇后既頗信之,哈麻復與汪家奴之子桑哥實里、也先帖木兒之客明理明古譖諸皇太子。會也先帖木兒移疾家居,于是監察御史袁賽因不花等即承望哈麻風指,奏劾也先帖木兒罪惡,章凡三上,而帝始允,詔收御史臺印,令也先帖木兒出都門聽旨。而遂以知樞密院事汪家奴為御史大夫。尋降詔數脫脫老師費財之罪,即軍中奪其兵柄,安置淮安。既而脫脫、也先帖木兒皆就貶逐以死,并籍其家貲人口,而以所籍也先帖木兒者賜哈麻。十五年四月,雪雪由知樞密院事拜御史大夫。五月,哈麻遂拜中書左丞相,國家大柄,盡歸其兄弟二人矣。

明年二月,哈麻既為相,自以前所進蕃僧為恥,告其父禿魯曰:“我兄弟位居宰輔,宜導人主以正,今禿魯帖木兒專媚上以淫褻,天下士大夫必譏笑我,將何面目見人,我將除之。且上日趨于昏暗,何以治天下。今皇太子年長,聰明過人,不若立以為帝,而奉上為太上皇。”其妹聞之,歸告其夫。禿魯帖木兒恐皇太子為帝,則己必先見誅,即以聞于帝,然不敢斥言淫褻事,第曰“哈麻謂陛下年老故耳”。帝大驚曰:“朕頭未白,齒未落,遽謂我為老耶!”帝即與禿魯帖木兒謀去哈麻、雪雪,計已定,禿魯帖木兒走匿尼寺中。明日,帝遣使傳旨哈麻與雪雪,毋早入朝,其家居聽旨。御史大夫搠思監因劾奏哈麻與雪雪罪惡,帝曰:“哈麻、雪雪兄弟二人雖有罪,然侍朕日久,且與朕弟懿璘質班皇帝實同乳,可姑緩其罰,令其出征。”已而中書右丞相定住、平章政事桑哥失里復糾劾哈麻、雪雪之罪不已,乃命其兄弟出城受詔,遂詔哈麻于惠州安置,雪雪于肇州安置。比行,俱杖死。哈麻既死,仍籍其家財,也先帖木兒所封之庫藏,其封識固未嘗啟也。哈麻兄弟寵幸方固,而一旦遽見廢外,人皆謂帝怒其譖害脫脫兄弟之故,而不知其罪蓋由于不軌。其兄弟之死,人無恤之者。

    資訊聚合

    熱點推薦

    重點要聞

    關于我們|廣告服務|誠聘英才|聯系我們|友情鏈接|免責申明||網站地圖
    Powered by huangpucn.com 版權所有 蘇ICP備13052634號-14 廣告QQ:673538875

    排球比分显示器简要